猛鬼夜驚魂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8
  • 来源:男女舌吻视频_男女做爰_男女做爰视频

墻上的時鐘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”很有規律的走著,要是在白天,這樣的聲音根本不會引起註意,但是在萬籟俱寂的晚上,這樣的聲音就有些顯得恐怖瞭。

杜凱一個人坐在沙發上,豆子大的汗水不斷的從他的下巴滴落。雙手合十,緊握的力度足以說明他現在的心情.現在的他在等待著什麼,或者說,在躲著什麼,他很不希望自己等待的東西出現。

就在他面前不遠處,就這一個日歷,上面的日期是,農歷七月十四號。已經很少有人用農歷的日歷瞭,在觀察一下杜凱的穿著,也不是那種復古的人,更不可能是農民,可他為什麼要用農歷,而是還是特意翻到這一頁?

七月十四,眾所周知的月半,鬼節。杜凱是做瞭什麼虧心的事情麼?

就在這時,一絲微弱的聲音傳瞭過來,好像是開門的聲音。杜凱的身體突然緊繃瞭一下,似乎這就是它所等待的東西,聲音越來越大,就像是一個被塵封很久的大門,緩緩的給打開瞭一般。

這聲音非常的詭異,光是聽起來就讓人後背有些發麻。此時的杜凱臉上的汗越來越多瞭,襯衫已經被汗水浸濕。

就在這時,突然一把桃木劍從杜凱身後伸瞭出來,隨後一個穿著黃色衣服的人沖瞭出來,刺向瞭杜凱面前的虛空,隨後一挑,然後從包裡拿出瞭一張寫著東西的黃紙,往哪個地方一貼。一聲讓人膽戰心驚的尖叫便是從杜凱的面前發出。

這聲尖叫穿透瞭杜凱的靈魂,就像是給他的靈魂都造成瞭傷害一樣。杜凱的身體已經開始發抖,道士完成瞭接下來的動作,拿出瞭一個袋子,將剛才收到的東西裝瞭進去。

隨後穿著黃色衣服的道士轉過臉對杜凱說那東西已經搞定瞭,不過我覺得有些不對勁,你是讓我繼續在這兒陪你,還是你想一個人待一下?反正現在情況來看,就是已經收瞭。

杜凱點瞭點頭說麻煩道長瞭,您先回去吧,我想一個人待一下,既然已經收瞭,就不麻煩您瞭。

聽到這話,道士點瞭點頭,隨後拿好瞭自己的東西以及那個袋子,慢慢的朝著門外走瞭出去。

杜凱將道長送出之後關上瞭房門,深吸瞭一口氣。不由的他皺起瞭眉頭,那種緊張感和壓迫感還在,就像是有些事情還沒真的解決一樣。

此時的另一邊,道長離開杜凱傢之後,聽到關門的聲音,便是跟逃命一樣的跑瞭。

杜凱回到瞭沙發上,這段時間有著太多的不順瞭。搬傢搬錯地方,搬進瞭鬼宅,天天被嚇,還被警告,說是鬼節取他的命。現在終於收瞭,可是自己卻還是沒有感覺可以松一口氣,這活著,還真是不容易。

至於再搬傢的事情,杜凱也想過,可是找瞭好久,都沒找到適合的房子,除瞭一些合租房,幾乎就沒其他的房子瞭,而合租房,杜凱又不願意搬進去。

人生就是這樣啊,很多時候自己選擇也沒有用,隻能是硬抗下去,還好自己挺過來瞭。想到這,杜凱的臉上露出瞭一點笑容,終於是過去瞭。過去瞭麼?

杜凱從沙發上站瞭起來,起身走到酒櫃旁,從裡面拿出瞭一瓶紅酒,今晚上看來還是得慶祝一下,不然怎麼對得起自己解脫瞭。

拿著救和杯子,杜凱慢慢的走回沙發坐瞭下來,打開紅酒,倒進杯子之後,一邊喝著一邊看起瞭電視。

看著看著,杜凱突然感覺有些熟悉,這電視內的場景,好像有些奇怪。一想到這,杜凱反應瞭過來,好像所有臺都是八九十年代的電視,沒有新節目,自己用的是網絡電視。

想到這,杜凱打開瞭搜索進入瞭首頁,頓時他傻眼瞭,全是一些老片子。這場面就像是有著一臺電視,瞬間倒退瞭幾十年的時間,來到瞭上個世紀。

就在這時,杜凱突然意識到瞭一點,自己的那種感覺又出現瞭,就像是有什麼東西在看著自己。今天是鬼節,突然,杜凱意識到瞭這點。

想到這,他趕緊站瞭起來,也不管發抖的手腳瞭,直接就沖向瞭門口。然後任憑他的手怎麼掰門把手,這門就像是封死瞭一樣,怎麼樣也打不開。

杜凱越來越著急,臉上的汗水越來越多,就和剛才一樣的感覺又出現瞭。他已經忍不住要尖叫瞭出來。可是門還是不能打開,就在這時,電視突然關掉瞭。

燈也熄瞭,四周什麼都看不見,杜凱在這時幾乎都能聽到自己狂跳的心臟聲,就像是要跳出來瞭,就像是重低音的打擊樂器一般。砰砰砰砰砰砰砰……”

除瞭心跳之外,杜凱還聽到瞭另外的聲音,似乎有著什麼正在慢慢的靠近他,越來越近,越來越近。他甚至能感覺到背後那東西的體型瞭,杜凱馬上就要哭瞭出來。

然而背後那東西,卻是突然不見瞭,燈也在這時亮瞭起來,電視的聲音傳瞭過來。

杜凱錘瞭錘胸口,努力讓自己恢復呼吸,錘瞭好一會,杜凱的呼吸這才恢復過來,這時的他臉已經憋的通紅,眼睛也有些模糊。

不過好在是能夠看到東西瞭,杜凱從地上站瞭起來,這時的他看到瞭旁邊打開的窗戶,自己傢住在三樓,跳下去應該摔不死,想到這,杜凱直接就沖瞭過去。

馬上要跑到窗口瞭,突然一個身影擋住瞭杜凱,杜凱仔細一看。%”一聲低沉的尖叫從小區的單元樓裡傳瞭出去。

看著面前慘白滿是奏摺皮膚的人,不,這不是人,絕對不是人。杜凱看著面前的怪物,已經忘記瞭自己是誰,現在在他的眼裡,心裡,有的僅僅隻是恐懼。

那鬼離他越來越近,甚至臉上出現瞭笑容。平時我沒有能力,今天可不一樣瞭,跟我走吧。那鬼的聲音恐怖低沉,就像是來自地獄一般。杜凱想要反抗,可是已經沒有瞭力氣,隻能任憑對方講自己拉向瞭一個未知的世界。